<address id="d9vtx"><address id="d9vtx"><menuitem id="d9vtx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d9vtx"></form><sub id="d9vtx"></sub><address id="d9vtx"><form id="d9vtx"><listing id="d9vtx"></listing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d9vtx"></sub>
        <thead id="d9vtx"><listing id="d9vtx"></listing></thead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d9vtx"><address id="d9vtx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d9vtx"><dfn id="d9vtx"><mark id="d9vtx"></mark></dfn></sub>
          您好,歡迎來到南京大學出版社官網!請【登錄】【免費注冊】

          返回首頁 | 加入我們

          我們的作者

          孟暉

          時間:2013-01-29 10:24:06    來源:http://www.robinzhu.com     作者:南京大學出版社


             作品有長篇小說《盂蘭變》、隨筆集《維納斯的明鏡》、《潘金蓮的發型》、《花間十六聲》、《畫堂香事》及學術作品《中原女子服飾使稿》、譯作《西方古董欣賞》(與人合作)等。

            姓名

            孟暉

            民族

            達斡爾族

            工作經歷

            1994年—1998年在北京藝術博物館保管陳列部工作;現在北京三聯書店做編輯工作

            作品

            曾在北京三聯書店做編輯工作,現為自由撰稿人。作品有長篇小說《盂蘭變》、隨筆集《維納斯的明鏡》、《潘金蓮的發型》、《花間十六聲》、《畫堂香事》、《貴妃的紅汗》及學術作品《中原女子服飾史稿》、譯作《西方古董欣賞》(與人合譯)、《我不是殺人犯》、《戰爭與電影》等。

            作品節選 當美人走下屏風

            當象征著盛唐之燦爛的大型集體舞曲罷人歇,獨自倦睡的楊貴妃,夢見屏風上一個個經歷過亡國喪家之亂的女性,一一走下屏風,用舞蹈,傾訴各自的際遇與感懷。

            撰稿/孟 暉

            唐人的歷史感,如果由今人去回首,實在可以體味出很豐富的意蘊,但是,在歷史學家之外,一般人似乎不大注意到這筆財富。其實條件是非常有利的,唐朝的文人們往往像民間藝人一樣,用講故事來傳達他們的歷史感受,那是一個美麗故事遍地生花的黃金時代。其中一個最流行的故事樣式,就是講一個唐時的人——在那時來說,就是一個身處“當代”或“近代”的人——如何在夢中與往昔的歷史人物神會。

            在這些故事當中,把現實與歷史連綴得天衣無縫的,當數《楊太真外傳》中所錄的“霓虹廁寶美人屏風”一則。這故事說來還挺復雜:唐玄宗偶然翻閱《趙飛燕外傳》,于是以前代美人之輕盈來調笑楊貴妃的豐腴。楊貴妃不服氣地說,《霓裳羽衣舞》在藝術水平上可是超越了前代!為了安撫心愛女人的嬌嗔,唐玄宗把一架精美的小屏風賞賜給她,屏風上用百寶嵌的方式呈現出歷代美人的形象。但是,不久,楊貴妃得罪了唐玄宗,一時失寵,被攆回娘家,這架屏風隨她一同出宮……一天,在楊國忠午睡的夢境中,架在床頭的百寶屏風上的歷代美人——褒姒、西施、虞姬、綠珠、潘玉兒、張麗華……忽然全都化作真人,一起走下屏風,進行了一場歌舞歡會。

            忽然想起這則故事,是因為聽說《云門舞集》要來大陸上演,由此想起,這個舞團還有一臺《金陵十二釵》,把《紅樓夢》中的十二位女性形象搬上舞臺,據說極為獨特而富有魅力。我一直覺得,“霓虹廁寶美人屏風”這則故事,是最理想的舞劇題材,其所能制造的意境將遠超過十二釵的舞影。當然,需要把復雜的、充滿興亡感喟的情節加以簡化,比如,可以設想一開場是楊貴妃親自調教教坊女伎排練《霓裳羽衣舞》,而畫滿歷代美人的屏風是一道背景陳設。當象征著盛唐之燦爛的大型集體舞曲罷人歇,獨自倦睡的楊貴妃,夢見屏風上一個個經歷過亡國喪家之亂的女性,一一走下屏風,用舞蹈,傾訴各自的際遇與感懷。

            對于編舞者,這將是多么艱難而有趣的挑戰啊!從文獻中可以知道,歷代的舞蹈變化極大,各擅風采,但是,今天的藝術家只能根據零星的文字記載與文物資料,調動靈感,去想象那些古舞的風神。但是,這挑戰又是多么富有魅力啊!不僅有虞姬的垓下之舞、趙飛燕的盤中之舞,還有潘玉兒的步步金蓮、張麗華的高閣靚妝,乃至洛神的凌波、綠珠的墜樓,創作空間幾乎是無限的。

            利用一個巧妙的構思,讓多位舞蹈者和編舞者得以憑借一段段的獨舞,獲得充分施展才華的空間,這在舞劇創作中頗為常見。最簡單也在當今最流行的一種,就是在舞臺上假設一個舞蹈大賽或者舞團招收新成員的場合,讓表演者們以“參賽”或者“應考”的身份,各自登臺獻藝。然而,沉睡在我們的故籍中的“霓虹廁寶美人屏風”故事,難道不是提供了一個天成的舞臺,讓舞蹈家們一較高下?更何況,故事中通過一個個悲劇女性的命運,暗示著個體生命的難以自主,榮華與權勢的脆弱虛幻,歷史盛衰的無情,這就讓舞蹈充滿能量與張力,而非“參賽者”或“應考者”的單純炫技所能望塵。

            關于安史之亂,“霓虹廁寶美人屏風”故事中只談道:“祿山亂后,其物猶存。”但是,這場導致唐朝國勢從此衰敗的大難,顯然是整個故事隱藏的重心。在故事中,跳下屏風的美人眾多,其中有十幾個舞伎一邊踏歌一邊唱道:“三朵芙蓉是我流,大楊造得小楊收。”預言了楊家的速興速滅。但是,楊國忠,以及從兄弟口中得知了這個奇怪夢境的楊貴妃,都采取了鴕鳥的對策——兩個人從此再也不敢直面這座屏風,玳瑁為押、珍珠為絡的珍貴水晶屏風就此被高鎖在小樓上。夢中的兆示絲毫沒能讓這兩個狡黠的靈魂有所收斂,怙惡不悛依舊,直到天轉地崩。

            循著彌漫在這個唐朝故事中的惆悵情緒,我似乎看到想象中的舞劇那收尾的一幕。當美人們重歸畫屏,恢復成屏面上的繪影,楊貴妃醒來了,前人往事尚歷歷在目,一時,似乎她有所警悟。但是,就在這時,宮中的熱鬧又開始了,頓時把楊貴妃卷進繁華的旋渦,她被挾裹而去,無法止步,無法回頭。

          上一條:王覺非
          下一條:茅家琦
          彩81 十堰 | 如皋 | 广饶 | 桐城 | 乐山 | 洛阳 | 濮阳 | 山南 | 阜阳 | 汉中 | 海西 | 东营 | 澳门澳门 | 宁夏银川 | 福建福州 | 四川成都 | 长兴 | 珠海 | 云南昆明 | 海南海口 | 温州 | 南充 | 雅安 | 河北石家庄 | 中卫 | 图木舒克 | 甘肃兰州 | 沧州 | 五家渠 | 玉环 | 镇江 | 阳泉 | 怀化 | 长兴 | 锡林郭勒 | 西藏拉萨 | 喀什 | 黄石 | 象山 | 五家渠 | 江苏苏州 | 迁安市 | 海安 | 桐城 | 吉林长春 | 长垣 | 屯昌 | 汉川 | 温州 | 三沙 | 黑河 | 柳州 | 建湖 | 海东 | 克孜勒苏 | 淄博 | 红河 | 澄迈 | 吉林 | 徐州 | 嘉善 | 抚顺 | 定安 | 惠州 | 遵义 | 桐乡 | 天长 | 兴安盟 | 六盘水 | 永州 | 南阳 | 毕节 | 周口 | 河源 | 珠海 | 台湾台湾 | 辽源 | 安顺 | 丹东 | 安岳 | 鹤岗 | 河南郑州 | 乌兰察布 | 义乌 | 常州 | 蚌埠 | 柳州 | 神木 | 邹平 | 梅州 | 西双版纳 | 改则 | 滨州 | 许昌 | 巴彦淖尔市 | 崇左 | 博罗 | 石狮 | 曲靖 | 兴安盟 | 通化 | 牡丹江 | 新疆乌鲁木齐 | 伊犁 | 定州 | 禹州 | 长葛 | 绵阳 | 博罗 | 青州 | 柳州 | 庄河 | 万宁 |